騰訊新聞對話中企會主席馬蔚華:人類需要一次自我革命,對傳統發展模式糾偏

 

近日,騰訊財經以《對話招行原行長馬蔚華:人類需要一次自我革命,對傳統發展模式糾偏》為題,刊登了對中企會企業家俱樂部主席、招商銀行原行長、聯合國可持續發展影響力目標指導委員會成員馬蔚華的獨家專訪。專訪中,馬蔚華主席再次重申了將公益理念和商業、金融結合起來,用新的公益形式來解決社會問題,并以影響力投資為著力點,倡導既有正面經濟回報,又有積極社會影響力的投資的主張。


在不久前舉辦的2020綠公司年會上,馬蔚華主席發表了他對于可持續發展的最新觀點。談到我們正經歷的這場波及全球的新冠疫情,他表示,這場危機讓人類意識到生活常態和工作常態的脆弱,更敦促人類深刻地反思,人類需要一次自我革命,必須考慮對過去傳統發展方式的糾偏和新的發展理念,要用行動避免下一次危機的到來。

值此契機,騰訊財經獨家對話馬蔚華主席,他與騰訊財經分享了關于如何從新冠疫情看世界可持續發展、為何青睞“影響力投資”、瑞幸事件對于ESG(騰訊財經注:Environment、Social and Governance,環境、社會和治理績效)投資理念的啟示、疫情對于宏觀經濟的影響等方面的看法。


馬蔚華主席在綠公司年會現場接受騰訊財經采訪

以下是經過編輯的對話實錄:

騰訊財經:環保和貧困之于經濟金融發展是您近年來關注非常多的議題。您認為,這次疫情是否能形成推動全球可持續發展的共識?

馬蔚華:疫情可能使更多的人認識到對社會的責任、對自然的敬畏。我們不能忘記大自然給人類的一次又一次警告,要盡快地實現綠色的生活方式和綠色的發展方式。

實際上瘟疫在人類漫長的歷史中不是一個新事物,因為在過去上萬年、幾千年的歷史中,瘟疫和人類社會的發展是同存共生的,瘟疫始終伴隨著人類,人類也不斷地和瘟疫抗爭。大大小小的瘟疫影響著人類的變遷、宗教的盛滅、民族的興衰、戰爭的勝敗、社會的枯榮、乃至世界的格局、政體的改革、產業的轉型以及技術的進步等等。瘟疫并不是歷史變遷的動力,但是瘟疫在過去幾千年的歷史中,確實在影響著世界、影響著歷史。

工業革命以后的一百多年,瘟疫的頻率明顯加快。氣候變暖是瘟疫形成的一個重要原因,而導致溫室效應的原因,歸根到底是人類毫無限制地使用石化能源,脫離自然環境去追求極致平衡。應該說肆無忌憚地破壞像森林、草原,破壞自然資源,這是一種“竭澤而漁”的舊生產和發展方式。

這次疫情也使得很多人開始反思,我們究竟應該怎樣對待地球。人類不能再忽視大自然一次又一次的警告,不能沿著只講索取不講投入,只講發展不講保護,只講利用不講修復的老路走下去了。

幸運的是很早就有人吹響了警報,我們曾經讀過《寂靜的春天》《增長的極限》,都警示人類要注重經濟發展和環境的平衡。從金融領域、底線投資到道德投資、責任投資到目前的ESG投資,人類對于環境、社會和治理的關注在不斷增強。

騰訊財經:2020年這場疫情讓ESG的投資主題受到了很多關注。就您觀察而言,疫情是否加速了ESG投資的趨勢?

馬蔚華:ESG這幾年是比較熱門的概念,根據最新規則,滬深交易所也正在積極地把ESG因素納入監管范疇,香港上市公司則須遵照新版ESG指引披露2021財政年度的ESG報告。

但ESG是在舊有的體制和模式下尋找好的標的,出了問題再去治理。所以,現在ESG的投資規模已經超過30萬億美元,但是環境、氣候還在變熱,貧困還在出現。

要從根本上解決問題,現在我們更強調可持續發展目標(SDG),也就是從一開始就不要產生工業對環境的傷害,不要產生過度的貧富差距,每一筆投資和每一個經濟決策都要注意到經濟、社會、環境的一致性。它是以可持續發展為愿望,創造經濟社會環境綜合價值的可持續發展金融,這讓人們看到了一個方向,其中影響力投資是一個重要選擇,因為它強調在每一個決策開始的時候就注意經濟效益和社會價值的一致性,可以最大限度地減少社會問題的出現。

騰訊財經:相比于國際市場,中國投資者對于ESG的認知依然比較有限。您能否簡單介紹一下ESG在中國的現狀和未來機遇?

馬蔚華:2015年9月25日,聯合國通過了《2015-2030年的可持續發展議程》,提出了17個指標。這17個指標,中國表現得非常突出,到今年年底我們對反貧困斗爭的貢獻可以達到75%以上,我們承諾到2060年實現“碳中和”,目前已經做出很大的成績。但從全球看,完成這17個指標,還有2.5萬億的缺口,我們不能靠政府再投入、靠捐贈,而是要通過可持續發展金融,在投資一個經濟活動開始的時候就要注意經濟效益和社會價值的一致性。

近幾年,中國在綠色經濟、綠色金融方面付出很大努力。深圳現在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型示范區,提出的“五個率先”重點任務里,“率先打造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美麗中國典范”和“率先形成共建共治共享共同富裕的民生發展格局”,都體現了可持續發展的理念,說明國家層面是非常重視的。

我非常建議在正在制定的“十四五”里面體現“可持續發展”的理念,希望各個省、各個地方、各個部門都把可持續發展的理念變成一個指導思想。

騰訊財經:您多次在公開場合提到過“影響力投資”這個概念,能否詳細跟我們介紹一下?您認為這次疫情后它會成為趨勢嗎?

馬蔚華:影響力投資,是一筆投資既有正面的財務回報,同時也要追求可量化的社會影響力,這個量化的社會影響力就是ESG關注的幾個方面。

影響力投資有幾個特點。第一,它把經濟、環境、社會放在一起綜合考量;第二,它是以經濟效益與社會價值為出發點做出投資決策;第三,影響力投資介于傳統的公益慈善和商業投資之間,同時兼顧財務收益和社會效益——必須是有投資回報的,回報多或少沒關系,但不是純粹的慈善捐贈;最后,非常重要的一點,它必須量化,F在企業的資產負債表里沒有這方面的指標,我們期待將來所有企業資產負債表里應該有社會價值認可方面的指標,期待有專門的評級公司。

影響力投資現在發展得很快,呈幾何級的增長。全球影響力投資網絡組織(GIIN)是國際上專門推動影響力投資的平臺,2019年我跟GIIN董事長說,雖然亞洲現在相對來說落后一些,但亞洲,或者說中國,將來可能是世界上最大的影響力投資的市場,不來這里你會后悔。

騰訊財經:可持續發展的理念會不會和企業的短期經濟利益相悖?國家和政府層面應該如何給予這方面的支持?

馬蔚華:影響力投資本身不是唯利是圖,但如果企業無利可圖,那就不可持續。所以我們主張,投資機會需要有利可圖,同時解決社會問題,這不是對立的。

現在就需要國家引導和推動政策執行,再加上配套措施,形成一個生態環境。國家的態度是很明確的,只是得有一個過程。

騰訊財經:上半年,瑞幸咖啡事件是否讓投資者更加意識到像公司治理因素(G)這樣的非財務指標非常重要?

馬蔚華:這是一個丑聞,與我們所推動的可持續發展格格不入。

就像當年次貸危機的三大評級公司昧著良心評級,坑騙了全球投資者,F在,很多我們過去信任的社會中介讓人大跌眼鏡。

騰訊財經:這場疫情危機如何影響了宏觀環境,能否談談您的看法?

馬蔚華:在疫情危機到來之前,我們已經遇到很多挑戰,包括去全球化、民粹主義等。

去全球化是這幾年的一個非常獨立的發展問題。我們還是主張全球化,因為我們近些年已經成為世界工廠了,價值鏈、供應鏈這些都在全球形成了。

這場疫情危機更是加劇了外部環境的一些問題。所以,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兩個循環”的提法,我認為是非常正確的。中國有14億人口的巨大消費市場,有不斷提升的消費需求,在這個時期需要充分釋放內需。

當然,我們不排斥國際循環,我們為全球提供供給,這對全球經濟也是貢獻。


精彩圖文

中美亚洲欧美综合在线_香蕉啪视频在线观看视频久_亚洲成aⅴ人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