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寶全:永無句號的創業家

 

作者:劉煥武 

     當一個人的視野和觸角既有歷史深度又有世界寬度時,事業想不成功都難。南京金箔集團董事局主席江寶全就具有這樣的特質。
       作為全國“五一”勞動獎章獲得者、全國優秀民營企業家、江蘇省人大代表、北京大學和南京大學等五所高校兼職教授,江寶全是與潘石屹、馮侖、任志強、俞敏洪等業界精英齊名的“改革之星——影響中國改革20年20位企業家”榮譽稱號獲得者,《人民日報》《經濟日報》《新華日報》等眾多主流媒體長期反復宣傳推介過他的事業和他的事跡。他本人還是全國知名的作家,著有《邊干邊吹集》《信口開河集》《奇談怪論集》《魚塘理論集》和長篇小說《上金山》等一本本精品暢銷書。
       熟悉江寶全的人都說,他提煉出的“敢于開拓,勇于創新;自力更生,艱苦奮斗;居安思危,永無句號”的金箔精神,就是他本人心路歷程的真實寫照。


“逼上梁山”式的臨危受命

     江寧是中華瑰寶—金箔的故鄉。歷史上,這里曾經幾乎家家都有小作坊,男錘金箔女織錦線,錘打出的金箔薄如蟬翼、軟似綢緞、豪華名貴,成為皇宮、寺廟、瓊樓、庭閣的尊貴貼飾之選,做出的錦線也成為元、明、清三朝皇家御用品云錦的必備材料!敖鸨梯x煌源此處,千古絕技唯江寧”,這句詩詞真實地記錄了江寧金箔歷史上的輝煌。
     進入近現代以后,兵荒馬亂,民不聊生,隨著國運的日趨滑落,千年古藝金箔也一步一步被邊緣化。1955年5月1日,65名金箔老藝人成立江寧縣金箔錦線生產合作社(后改名為江寧縣金箔錦線廠),使千年古藝金箔走上集體經營道路,這就是南京金箔集團的前身。然而,1959—1961年“三年困難時期”,百業蕭條,萬馬齊喑,金箔業務更為慘淡。此后不久,金箔被誣為“封、資、修”迷信產品,被迫停產。80年代初,改革的春風喚醒了金箔藝人的記憶,江寧金箔廠重新開張,百廢待興之際,又被一場突如其來的特大洪澇災害沖得七零八落,工廠只好搬遷到江寧縣東山鎮的一處墳堆上“安營扎寨”“茍延殘喘”,打箔藝人四處飄零,千年古藝瀕臨滅絕。為了保護金箔這一民族瑰寶,短短幾年時間,走馬燈式地換了十二任領導,金箔廠沒有任何起色,仍然命懸一線。
     就在金箔廠半死不活的那些年,后來做掌門人的江寶全卻在江寧縣第一國營大廠化肥廠干得風生水起。
     這個當年從安徽和縣流浪到江寧的孤兒,通過在江寧化肥廠二十年的不懈努力,已成長為國營江寧化肥廠中層干部,先后經過政工科長、行政科長雙重崗位跨界歷練,如今在該廠勞動服務公司當經理,要思路是“諸葛亮”,要干勁是“老黃!,把企業最頭疼的后勤工作打理得井然有序,有的工作在全縣都很“出名掛號”。
     按說,像江寶全這樣想干事、能干事、干得成事的干部早該提拔重用,組織上也的確啟動過對他的考核程序,無奈那時干部提升重學歷,江寶全的小學文化程度屢屢拖他后腿。誰會想到,化肥廠因為屬于縣管大廠而不能起用江寶全,而就在這時候,江寧局屬金箔小廠卻因找不到合適的領導人而令縣里領導焦急不安,最后,江寧縣委經過充分討論,常委們一致認為,文憑不高但能力出眾的江寶全比較合適擔此重任。
     1983年11月底,38歲的江寶全被一紙調令從江寧縣化肥廠調任江寧縣金箔廠擔任黨支部書記。

義無反顧的變革圖騰

     1983年最寒冷的冬季,江寶全走馬上任了。因化肥廠生產的化肥是白顏色的,金箔廠的產品是黃色的,天性樂觀開朗的江寶全把這次崗位變動風趣地喻作“從有形的‘雪山’向無形的‘金山’跨界”。
     上任不到一個星期,他就做了三件自斷后路、破釜沉舟的大事:一是將自己的行政組織關系從化肥廠轉到金箔廠,這就意味著將“全民”身份轉為“集體”身份,將“國家干部”轉為“企業干部”;二是將自己在化肥廠的單元住房交回廠里,到金箔廠附近租房住,這意味著自己小家庭將變成“無房戶”;三是將自己的工資關系從化肥廠遷到了金箔廠,這意味著他的收入將大打折扣且不穩定。這三件事的確非比尋常,按當時的慣例,干部崗位變動時轉不轉勞資關系、搬不搬住所主動權在干部本人掌握,通常就高不就低別人也不會說什么,不少干部人在基層任職三五年了供給關系仍留機關。江寶全倒好,不顧家人反對和好友勸阻,自己主動將“鐵飯碗”換成“泥飯碗”,工資少拿一半不說,連棲身之處都不要了。他就是要用這個行動告訴金箔廠全體干部職工:“我江寶全跟前面的幾任領導不一樣,不是來打游擊的,而是來打持久戰的,要與工人群眾同呼吸,與金箔廠共命運!”
     面對滿目瘡痍,江寶全就像高明而又勤奮的大夫,開始了他“死馬當作活馬醫”的艱難攀登。在全廠職工大會上,江寶全慷慨激昂地說:“既然上級將拯救民族瑰寶的大任交到我江寶全和大家的肩上,我想,困境不等于絕境,革故鼎新是唯一出路。都說‘吃飯不干事,平安無事;吃飯想干事,事事有事’,我要告訴大家的是,兩事選一事,我選擇干事!”
     江寶全是個立說立行的人,在改革開放之初絕大多數企業都在徘徊觀望,等中央文件、等政府政策、等領導指示、等別人搞出經驗和怨條件有限、怨資源不足、怨領導不支持、怨群眾不爭氣的時候,他帶領金箔廠既不等也不怨,大刀闊斧地“開天辟地”,努力殺出一條血路來。
     第一板斧,直接砍向政府部門與企業盤根錯節的關系。針對企業芝麻大的事情都要請示報告,而一些政府部門什么事情都喜歡對企業指手畫腳的弊端,江寶全上書有關領導,鮮明提出將企業從政府的搖籃中“抱”出來,給經濟實體脫穎而出營造寬松的環境。他說:“企業就是企業,干好企業就是對黨對政府對同志最好的負責。因此,企業與政府關系要嚴格掌握‘三不能’原則:(l)企業不能成為政府的附屬物,可以依靠政府,但不能依賴、依附和盲從;(2)企業不能成為上級安排閑置人員的倉庫;(3)企業不能成為政府部門少數人搞名堂的場所!痹谌粘9ぷ髦,他經!安蛔R時務”地糾正和抵制“政府辦企業的事,企業辦社會的事”的行為,認為屬于企業職權范圍內的事情敢于拍板“邊干邊報”“先斬后奏”。
     經過多次“交鋒”之后,當地政府對金箔廠的“特立獨行”也就習以為常了,結果從1984年開始,金箔廠干 部職工的工資獎金就自己發放了,周邊的企業都羨慕不已,說金箔廠是江寧的“小深圳”。
     第二板斧,革故鼎新機制。1987年,已從黨支部書記改任廠長2年多的江寶全以成立江寧縣金箔總廠為契機,按照規范化、科學化的原則,對企業運行機制重新優化編成?倧S與分廠做到“五分開”“五統一”。機構改革事關重大而又高度敏感,特別是如何處理黨委、行政、工會三駕馬車關系,是許多單位繞不過去的坎,以至于改革的“夾生飯”“爛尾樓”比比皆是。江寶全夾著“炸藥包”闖“禁區”,把“烏紗帽”抓在手上治頑疾,打破傳統慣例,按照市場經濟要求對機構進行了徹底改革,到1990年組建金箔集團時,只保留了生產協調部、財務審計部、人事保衛部和辦公室這“三部一室”,金箔集團4000多名職工,管理干部只有3O名,比精簡整編前減少各類管理人員300多人。
     第三板斧,砸碎“鐵交椅”,不拘一格選賢任能!笆侨瞬,不受限制;是關系,嚴格控制!边@是江寶全接手金箔廠時喊出的口號。沒想到,口號剛喊出不久考試題就來了:廠辦接到上級機關電話,要求安排一位局長夫人到金箔廠工作。情況報給江寶全,他一打聽此人已四十二歲了,而且沒有什么特長和文化,于是堅持不要,誰說情都沒有用。
     第四板斧,打破“大鍋飯”,讓分配制度彰顯活力。從20世紀80年代中期開始,金箔集團便拋開按照國家紅頭文件發放工資的慣例,推行全員額的“工資協商制”。
     江寶全大刀闊斧的改革并非一帆風順,特別是新世紀來臨之前的那十幾年間,可以說是磕磕絆絆、步步艱辛,伴隨他的不只是鮮花和掌聲,更多的是不斷受到批評、指責、質疑和非議。改革初期,金箔廠少數干部心存不滿,深夜造訪縣委副書記,想從上層扳倒、擠走江寶全。更有廠內領導班子成員和中層干部7人聯名上書狀告“江寶全搞改革是瞎搞,是挖社會主義墻腳”,并設計多種圈套意圖將江寶全送進監獄。就連廠里制訂 的用人、分配政策,也被江寧縣勞動局以私招亂雇農民工為由打報告給縣政府,被批評為“金箔廠工資分配和勞動用工上我行我素,嚴重違反國家規定”。有的領導還給江寶全扣上“不聽話、不正規、不上路”的“三不干部”帽子。面對這一切,江寶全不僅不氣餒,不后退,相反卻更加斗志昂揚,以咬定青山不放松的頑強意志去闖、去創、去撞。他說:“任何事情如果前怕狼后怕虎,瞻前顧后,患得患失,都不可能辦得好,認準了改革,就必須堅定不移、堅持不懈、堅韌不拔!
     在“三堅”與“三不”的較量中,江寶全雖然嘗夠了酸甜苦辣的滋味,但是金箔集團一步步突破了傳統藩籬的羈絆,主要經濟指標每年都以40%~50%的速度遞增,社會知名度也越來越大。熟悉那段歷史的人都說,江寶全主導的金箔廠改革,起碼領先了周邊企業5至10年。他的有些理念和做法,可能在今天看來也會存在爭論和異議,但是,大方向沒有問題,發展趨勢沒有懸念。

香飄萬里的“土理論”

     有人說,“儒商”江寶全完全符合江南商人的特點,“亦狂、亦俠、亦溫文”。他既有企業家的經營頭腦、演說家的幽默風趣、戰略家的高瞻遠矚,還有作家的文學氣質和理論家的縝密思維。
     1994年,江寶全出版了他的第一本思想言論集《邊干邊吹集》,此后一發不可收,陸續出版了《信口開河集》《奇談怪論集》《魚塘理論集》和長篇小說《上金山》,特別是他針對改革推進中的十大難題獨創的一整套“土理論”,在社會上引起強烈反響,《人民日報》《新華日報》《報刊文摘》《群眾》雜志紛紛轉載,成為當時眾多迷茫的企業領導者前行的重要參考,被經濟界人士譽為市場經濟的活字典、改革開放的基層版《實踐論》。 
     江寶全獨創的“土理論”重點有十個方面:“轉移理論”“搶喜糖理論”“魚塘理論”“撲克牌理論”“爹媽理論”“籃球場理論”“主仆理論”“雞蛋理論”“樹干樹梢理論”“大老婆小姨子理論”。江寶全創造的這些“土理論”,植根于改革開放的時代土壤,以小見大,通俗易懂,受到社會各界的廣泛關注和好評。

“誰說好酒不怕巷子深?”

     處處留心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
     一九九○年一月,江寶全隨南京技貿公司考察小組赴日本參觀訪問。15天的訪問行程中,江寶全驚訝地發現,所到過的大阪、名古屋、東京、橫濱、神戶、京都等著名城市,無一例外霓虹燈廣告遍及大街小巷,電視臺廣告24小時滾動插播,重要的公共設施都有投資方的品牌或產品標識,這與我們中國的“好酒不怕巷子深”的營銷理念完全不同。
     出訪歸來,江寶全以《眼界大開》為題,重點談到日本廣告業給自己帶來的沖擊和啟示。他在文中寫道:日本人普遍認為,產品無廣告,世人不知道,好貨也賣不掉,因而日本的廣告業非常發達。反觀我們,根本沒有品牌宣傳意識,故宮博物院歷代皇帝都用江寧金箔裝潢貼飾,但沒有多少人知道這個真相,許多人還以為是用金水刷的呢。廣告宣傳,不可忽視。
     此后,品牌策劃宣傳進入了江寶全視野,他要改變金箔集團“干啞巴活”的局面。
     金箔廠有三四個小青年,愛好書畫,很想到外寫生,可惜既沒時間又缺經費,常常愁眉不展。江寶全知道此事后,把他們叫到辦公室:“我現在布置你們一個任務,買一輛三輪車,再買幾桶顏料,騎車出游去,全國各地都可以去,走到哪就在那里找個醒目的圍墻刷寫‘江寧金箔,名揚全國’廣告,所有費用全部由廠里報銷,你們也可以公私兼顧順便寫生游玩!碧煜戮褂羞@樣的好事?!幾個年輕人心里樂開了花,當天就出發了,或分或合,沿著公路、鐵路線,北到黑龍江,南到廣東、福建,西到云南、四川,大半年時間跑遍了大半個中國,一時間,到處都能見到“江寧金箔,名揚全國”八個特大的廣告黑體字。
     在廣告策劃創意方面,江寶全的確很有天賦,也很會算經濟賬、政治文化賬。20世紀90年代中期,江寧縣東山鎮3號馬路擴建,金箔廠花30萬元獲得冠名權,將這條路更名為“金箔路”。許多人說30萬不是小數目不值當,江寶全卻樂呵呵地跟大家算起賬來:第一,金箔集團獲冠名權這么重要的消息,報刊、電臺、電視臺要發新聞吧,這不是送上門來的免費廣告嗎?第二,馬路兩旁這么多企事業單位和民居的門牌號、通信地址要換成“金箔路”,輻射出去是多大的宣傳效應?第三,這條路作為江寧的主要干道,每天車水馬龍,耳濡目染,可以讓我們的員工、親友、客戶增強對金箔集團的信心。經他這么一番點播,大家豁然開朗,不得不佩服這是一招妙棋。 
     金杯銀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江寶全常說,品牌形象的塑造,最關鍵的還是靠質量和信譽說話,“邊干邊吹”干是第一位的,活干得漂亮勝過千言萬語,特別是關鍵“戰役”,決不可以掉鏈子。
     1997年慶祝香港回歸,國家擬給香港送一個國禮,叫《永遠盛開的紫荊花》,任務落在南京金箔集團身上。江寶全立即從全廠范圍內抽調12名最優秀的貼金工人進駐輝煌鑄造廠,開始了沒日沒夜的緊張戰斗。
     貼金是個細活,因為金箔太薄,風一吹便會破碎飄飛,因此貼金的環境必須是密閉的。五月的南京,室外氣溫已達到三十度,廠房內更高,達到三十三四度,而頂篷內溫度更是高達四十度。為了防止汗水滴落在雕塑表面,工人們必須穿得嚴嚴實實,連頭上都必須裹著毛巾。不能吹空調,不能吹電扇,再熱也只能忍著、熬著,一公分一公分地貼。有的工人吃不消,中暑暈倒了,抬出來掐人中,等醒了之后,喝點冰水,吞幾粒仁丹接著上!斑@是國家的臉面,再苦再累我們也值!”江寶全的團隊把這當作“替國出征、為國爭光”的特殊任務,全神貫注地搶時間、爭速度、保質量,搶在慶典之前把所有工作做到極致。
     1997年7月1日上午11:40,在維多利亞灣畔香港會展中心前的金紫荊廣場上,當錢其琛外長和董建華特首共同揭下那鮮紅的綢布時,遍體貼金“永遠盛開的紫荊花”讓世界驚呆了:紫荊花含情奔放、雍容華貴、大氣天成。
     國禮“永遠盛開的紫荊花”成了金箔集團質量和信譽的象征,成了金箔集團走出中國走向世界的活廣告。此后,不僅澳門回歸的國禮“盛世蓮花”、中南海紫光閣翻新、百年一遇的故宮全面裝修、布達拉宮的裝修貼金這些國家級工程全部由他們承接,而且打開了國際市場,金箔集團生產的金箔70%用于出口,暢銷世界24個國家和地區,占國際市場份額40%。金陵金箔憑著精湛的工藝技術和良好的品牌信譽,已經成為中國的“金箔王國”、世界的“金箔生產中心”,在業內一舉奠定了“中國金箔夢之隊”的地位。
     1999年,江寶全帶領金箔人又干了一件讓世界矚目的大事——建造中國最大最全、也是世界唯一的“金箔藝術館”。該館集金箔歷史、鑄造技藝、展示、銷售于一身,成為展示金箔事業日益繁榮的象征,成為弘揚金箔文化的重要陣地,黨和國家領導人、外國元首和貴賓紛紛前來視察參觀,每年都有數十萬社會各界人士前來觀光,F如今,金陵金箔已經成為南京的“四大金名片”之一,也是南京最具代表性的工業旅游示范地之一。
     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金箔藝術館靚麗登場不久,江寶全又提出創建“中國金箔城”的設想,他鄭重向上級有關部門打了專題報告。
     2005年5月19日,江寧縣城張燈結彩、滿街橫幅。橫幅上面寫著“熱烈慶祝江寧縣榮膺中國金箔城稱號”“中國金箔城,讓世界金光燦爛”“中國金箔城,江寧人民的驕傲”。上午10時整,“中國金箔城”命名大會在中國金箔紀念館隆重舉行,來自全國500多家黃金企業的代表和國家黃金公司的領導,以及江蘇省、南京市、江寧縣各級黨政領導出席了這次命名大會。
     這是中國金箔史上乃至世界金箔史上極其難得的一次盛會。是夜,江寧縣舉行了一場最大的、也可以說是有史以來罕見的一次焰火晚會,慶!爸袊鸩恰泵。

創新,還是創新!

     讓金箔老藝人引以為傲的是他們的手藝。據說,1克黃金,經過他們的千錘萬擊,能夠形成將近1平方米的金箔,他們曾創下一萬張金箔消耗黃金178.125克的全國最低紀錄。
     但是,江寶全沒有沾沾自喜,他在用世界一流的標準審視延續千年的傳統工藝。20世紀80年代初,他就冷峻地告誡技術骨干們:“雖說我們的金箔創下多項全國第一,但與世界先進國家相比差距還比較明顯。我們的金箔坑坑洼洼像網一樣,國外的金箔在燈光下一照,均勻得不得了;國外打金箔已經用葵花盤子一樣的自動化設備了,而我們還在靠人工一錘一錘地錘打;我們創下的萬張金箔消耗178.125克黃金的全國最低紀錄,比世界最好紀錄整整高出50克。傳統工藝延續了上千年,必需創新求變!
     上任伊始,江寶全便指派專人到東南大學、西安交通大學對接,主動與科研院所聯姻,不長時間便用直線電機原理研制打箔機并取得成功。接著,又組織人馬對打金箔工藝的十二道傳統工藝一項一項實施科技改造:古老的人工打箔改成了機械打箔,落后的炭基點火炕改成了電炕,人工拍葉壓條改成了機械壓條,眼看、舌舔、手摸的古老配比也改成了天平、儀器測量分析,甚至連最難改變的裝沾工序也逐漸采用了電腦自動控制。就這樣,傳統的12道生產工序全部實現技術創新、設備創新、工藝創新。
     古老的打箔工藝全憑藝人經驗,質量很難穩定。江寶全按照“科學化、正規化、數據化”標準,組織力量制訂了一整套工藝指標和管理制度。1987年制訂出國內第一家金箔企業內部標準,金箔獲得國家最高質量獎金質獎,同時也雄踞世界五大金箔生產中心的首位,年產金箔達到四億多張,年耗黃金一噸多。1993年,以金箔集團為主起草的金箔標準升格為國家標準《金箔GB/T1731-93標準》,從此金箔有了國家級標準。2006年,經國務院授權,中國黃金協會命名江寧為“中國金箔城”稱號,金陵金箔公司被評為“全國工業旅游示范點”,南京市也將金箔鍛制技藝申報為首批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并順利獲得通過。
     時代在進步,創新無止境。這些年來,金箔集團不斷對金箔工藝進行改革和創新,將打箔工藝發展到電腦自動錘打,先后改造了五代,徹底提升了打箔技藝,實現了從數量規模型向質量效益型的升級換代,金箔集團生產的“金陵金箔”已是行業龍頭品牌。目前該集團已擁有行業標準1項,國家標準1項,企業標準10項,專利66項,獲地方項目資助1項。1999年通過ISO9002:94標準質量體系認證,2002年2月通過換版認證。2000年至今獲南京市高新技術企業,2001年至今獲江蘇省高新技術企業,2001年“金陵金箔”“光亮卡紙”“轉移噴鋁紙”獲南京市高新技術產品,2001年8月至今“轉移噴鋁紙”獲省高新技術產品,2006年11月“雙頭復鋁鋁箔紙”獲南京市高新技術產品,1994年至今“金陵牌金箔、鋁箔”獲江蘇省著名商標。
     創新和改革,是血脈賁張的江寶全個性中最鮮明的寫照。
     20年前,我國煙草的包裝材料幾乎全部依賴進口,國家每年為此花費上百億元外匯。江寶全決心要自力更生填補這項空白,組織相關專家和專業技術人員開展專項課題研究。金箔集團利用自己的金箔錦線產品優勢,舉一反三,率先開發出了我國第一個替代進口的卷煙包裝材料金拉線,成為中國卷煙配套國產化的開路先鋒。首戰告捷贏回了信心,此后他們又陸續開發出鋁箔紙、封簽、接裝紙,還開發出低碳環保的轉移噴鋁產品,研發和生產的卷煙包裝材料品種越來越多、質量越來越好。
     軟包香煙的封簽叫煙標,一枚只值2厘多錢,國內小廠生產不了大廠不肯生產,金箔集團決定設計設備、投產煙標。在設計煙標“切斷”設備時,設計人員遇到的最大困難是設備怎么才能解決橫切豎切同時進行的問題。經過40多天沒日沒夜攻關,依據“切面原理”攻破了難題,填補了國內空白。別看這小小的煙標,現在每月向外供貨量達10噸,實現年利潤超過400萬元。
     歷史上貼金工藝品只是皇家貴族的專利、寺廟貼飾的專用品,江寶全一直在思考如何使金箔真正大眾化、普及化。30多年來,金箔人不斷暢想、不斷開發,使貼金工藝品進入尋常百姓家,滲透到人們生活的各個領域。金字招牌、真金牌匾、金箔畫、金箔卡、金箔書、金箔工藝品、金箔裝飾材料、金箔藥、金箔酒、金箔菜、金箔食品等等,如雨后春筍層出不窮,產品已經從江寶全上任時的三個發展到幾十個。在金箔廠一路凱歌時,江寶全居安思危,謀篇布局,乘勝前進,通過產業升級換代,將南京金箔推向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鼎盛時期。
     從江寧縣金箔錦線廠到金箔總廠,從金箔總廠到南京金箔集團,三十多年的風雨征程、三十多年的改革創新,金箔集團在江寶全的帶領下,取得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譜寫出“三大產業齊飛躍,八大板塊共繁榮”的金箔新畫卷:金箔集團已是世界最大的真金箔生產基地,世界五大金箔生產中心之一,金陵金箔成為國家級金獎產品,世界名牌產品,中國最大的真金箔生產基地、中國金箔故鄉、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基地、國務院“中國金箔城”授牌所在地標志性企業,國家工藝美術行業大型一檔企業、國家科技部命名“火炬計劃”重點高新技術企業,金陵金箔已成為全國黃金制品檢測中心頒布的免檢產品!扒Ч沤鸩女惒省,煥發了青春,創出歷史鼎盛輝煌,金箔集團真正成為了世界“金箔王國”!

本色與角色

     “按本色做人,按角色做事”是江寶全年輕時就給自己立下的規矩。
     他常說:“《東方紅》這首歌我們唱了幾十年了,‘東方紅,太陽升,中國出了個毛澤東,他為人民謀幸福,他是人民大救星!墒,這‘謀’字怎么寫、怎么講、怎么想、怎么干?我認為要好好思考。作為企業家,就是要按照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本色要求,千方百計履行好社會責任這個角色擔當!
     從1996年起,金箔集團先后接管、托管、收購了江寧地區特困和瀕臨倒閉的四家企業:江寧湖熟板鴨集團、棲霞龍潭花園金箔廠、南京起重電機總廠和南京新蕾化工集團。江寶全把這些企業比作在大海中開始漏水和即將沉沒的船,把這些企業的職工比作落水的人,都是急需人去搶救的迫在眉睫的頭等大事。他說,一個共產黨人,如果不在這個關鍵時候站出來替國家擔責、為政府分憂、幫下崗工人所需,更待何時?
     南京起重電機總廠在20世紀70年代是名揚全國的國有企業,后來日漸衰落,1996年初已經累計負債1000多萬元,并且連續以每月虧損40~50萬元的速度走向垮臺。1996年4月19日,江寶全力排眾議大膽地接捧了這個“火球”。接管儀式上,江寧縣縣長激動地說:江寶全真是江寧的好干部、好黨員,在政府最困難的時候,敢于為政府挑重擔,為職工謀出路,我代表江寧政府和人民感謝他這位富有同情心和責任感的企業家!   
     接管后,江寶全向該廠導入金箔集團管理機制,當年就使資不抵債瀕臨崩潰邊緣的電機廠擺脫困境,次年扭虧為盈。電機廠得救了,800多名職工情緒穩住了,各種矛盾也得到化解,生產經營蒸蒸日上,短短幾年刮骨療傷,該廠年銷售和產值過億元。 
     江寧新蕾化工集團公司在江寧是最老最大的一家國有企業,這里曾經是江寧公有企業干部的搖籃,先后產生過五位縣級領導干部?墒,到了1999年,工廠發不出工資,企業債臺高筑,生產難以為繼。1999年5月28日,金箔集團向該公司伸出援助之手。從江寧縣委、縣政府正式宣布江寶全兼任新蕾化工集團公司黨委書記、總經理那天起,他就把組織的重托和干部職工的冷暖放在心上,在沒有要政府一分錢的情況下,1361名員工全部得到妥善分流安置,原來拖欠職工多年的200多萬元醫療費也全部報銷。
     主動攬責,承諾是金。江寶全以一名共產黨員的高風亮節拯救了這些企業,為數千名職工解決了生計問題,為江寧的社會穩定起到了“壓艙石”作用。
     心會跟愛一起走。這些年來,他對自己拿多少錢、有多少資產很少顧及,一門心思撲在工作上,把崗位當戰位,視員工為親人,每星期都要抽出兩小時集中答復和處理職工關心的生活問題,每年10月22日晚上的“總裁與員工對話日”雷打不動堅持,集團任何一名員工都可自發參加對話,有要求、有意見當場提他當場答,件件事情有回聲。在設身處地幫助本集團職工排憂解愁的同時,江寶全始終不忘企業家的社會責任,連續十多年不間斷地為南京大學教師、學生發放獎學金,與援疆單位結成“手牽手”幫扶對子,每年都投入上百萬元支持關心下一代協會、革命老區促進會等公益事業。
     近年來,江寶全不辭辛苦創辦了“大江講堂”,親自備課,親自講課。如今,年已古稀的他在打造百年金箔企業之夢的同時,更加重視傳道、授業、解惑,讓更多人從自己的心路歷程中采擷收獲。
     令人欣喜的是,“大江講堂”和金箔集團公眾號已陸續開課,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分享江寶全干事創業經驗,越來越喜歡他這個永不怠慢,永無句號的創業家。

熱門推薦

中美亚洲欧美综合在线_香蕉啪视频在线观看视频久_亚洲成aⅴ人在线观看